明笺一脚高一脚低地穿行的尸山血海之中,平日清秀的脸惨白如纸,目光呆滞而迷乱。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只是本能地走下去。这是什么地方?地狱吗?还是她在做梦?如果是黄泉,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。如果是做梦,为什么这感觉如此清晰?这仿佛是一个死亡之地,除了她,一切都是死的。没有方向,没有出路。她只能这样顺着一个方向走下去,也许尽头就可以发现这只是一场荒诞的梦境。残阳带血,北风如刃。整个天地似乎都飘浮在血色之中,触目所及尽是死尸。她的脚下是残肢断臂,雪白的球鞋已经被染成了红色,脚心湿漉漉地,微带粘腻。她主动忽略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联想,麻木地向着落日地方向走去。她终于忍不住哭喊了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像被风吹得无法舒展的蜷曲叶片,微微发抖且弱如游丝。

浏览次数 :
上一篇:重要通知!湖口人有福了!庐山、石钟山、龙宫      下一篇:权力的游戏大结局龙妈死了布兰登上铁王座!权

访客评论专区

用户评论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Baidu